這是月光遊戲改編成漫畫的版本,鈴木有布子的畫風很對我胃口,雖然兩個角色的設定跟我腦中想像的不同,但都很符合青春大學生。

有栖川有栖的作品大抵上可以用偵探做區分,大學生江神二郎與犯罪學者火村英生,兩者的敘述人都叫有栖川有栖,但印象中不是同一人物。江神二郎的世界中有以火村英生為主角的小說,反之在火村英生的世界中也有以江神二郎為主角的小說。

月光遊戲是有栖川有栖的處女座,對我來說這本有趣的地方在塑造了大自然密室,利用火山爆發的情境中構成了內外,並且阻斷了聯繫,再加上火山噴發的危機感,讓角色進入倒數計時的焦慮中。雖然不確定真實火山場景是否真的能夠成如此暴風雪山莊形式的環境,但這種發想個人覺得非常好玩。

不禁想到,在這種連生存都不確定的環境下,兇手還有殺人的必要嗎?製造詭計隱藏身分的方式必要性在哪?遇到這種題材都會想看看作者怎麼回答,月光遊戲的回應不太能說服我,但人的動機與想法可能本無常理。2019年的某部很特別的推理小說在這類問題的回應挺不錯,有機會再來說說。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17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