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有漫畫男女蹺蹺板與獵殺代理人的劇情)

這部電影讓我聯想到漫畫《男女蹺蹺板》的劇中劇〈鋼之雪〉,製造出極富人類情感並能自我成長的機器人,他們無止盡向前的動力是為了追趕博士所擁有的才智。不過讓我有所感觸的是在於創造者作物的本意跟使用者延伸的浮濫成了兩極,便利轉化墮落,到頭來所肇生的弊病竟還是歸在創作者身上的不公。

博士做出代理人後多少也感到不妥,於是便利用粗獷外型的代理人進行反對運動,而與博士合作的公司透過軍方得到摧毀代理人同時也殺害使用者的武器,第一個就僱人殺害博士來個過河拆橋,不過他們似乎不知道反對運動的頭子也是博士的代理人,如果知道的話殺手就不會那麼輕易的往反對者區域那邊躲。殺手誤殺博士的兒子後,博士便利用反對頭子代理人的權威進行宗教儀式般的線祭,人們對於超於自我掌握的事物往往添加一份超自然在,於利則為神蹟,於弊則為禁忌,所以周勝仙真人形象注定慘死成魂,一切歸於親民的概念才能為大眾接受,偏偏引領他們的還是那個大家懼怕的代理人。

之後博士就利用他家多具代理人來進行大屠殺前準備,最自私的報仇(為了他兒子)加上想要回歸基礎的動機下犧牲在多人他都無所謂。與公司的對質、對決都挺直接了當,公司為了利益而殺了他兒子,博士原是希望將所有生命中失去的感受一一取回,現在一切加速。在博士殺了公司那頭的人後他也服藥自殺,病毒程式正在運作,所有使用代理人的傢伙都會死亡,主角在解除病毒威脅後面臨第二個抉擇,要不要停用所有代理人?他想跟他躺在房裡,面容蒼白的老婆去夏威夷,而不是金髮碧眼在美甲沙龍上班的辣妹一起去,他選擇了人類骨牌。

所有的光鮮亮麗攤平在城市裡,每個人都穿著邋遢試探性的走出來,才看到對面住的人到底長什麼樣子,英俊漂亮的代理人宛若垃圾倒在地上。華麗、便利的糖衣消失了,主角也終於擁抱到了女主角。

可是這故事裡頭始終脫離不了權威、金錢這一方面的腐爛,制式化美非常常見,在人來人往的地下街站上一天就可以看到幾十個似曾相見。當外在有了基準這或許成了一種另類的社會壓力,進而成為群眾暴力,瀕臨原始信仰般。這東西一直都會讓我感到不舒服。

這片路人跟代理人演員真的都很好看,除了有特地找過外也一定有故意修片,每一個代理人的肌膚都不自然的完全無暇。

但是這片的劇情還是跟我預想的不一樣,我以為除了替換代理人外還有人與代理人混淆不清的大動作場景,或一些心理戰,這片在這只是平平淡淡的結束他。

最後修改日期: 2019-07-10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