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爸爸帶著各自的子女在同一個屋簷下共組家庭,乍看之下讓人想起幾年前的電視劇兩個爸爸,也想起料理風味的家庭漫畫【爸爸與父親的家庭食堂】,三者皆帶有兩個個性互斥也互補的男人彼此協調習慣與默契,慢慢建構一起養兒育女的生活,最終也成為彼此內心的家人。

家的概念在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中很難全然一致,人數與組成關係並不具有必然的要件,有些人在自己原生家庭中一心想回到想像的家。那麼藉由兩段離異的婚姻能構成怎樣的家庭?

何篤行在大雨中來到裴承飛的面前,同類一詞或許在他心中隱隱浮現,短時間人生變化讓他想塊浮木,跟同一個人離過婚的裴承飛成為他不經大腦的第一人選。讀者動動腦就知道裴承飛絕對不是何篤行討論未來的最好人選,但形狀各異的拼圖卻意外地湊進同一個屋簷下,家庭的模樣如同何篤行養在陽台的多肉植物一樣,枯萎、壞死然後調整一下,慢慢茁壯。

從那場雨之後,何篤行跟裴承飛開始共同分擔房租、生活開銷、育兒壓力、失眠時間,以及睡眠空間。同床共枕的兩人屢屢被家人心領神會地誤會,關愛的眼神安撫著兩人,眼神說著家人會為你們遮風擋雨的,被關愛的兩人卻翻個白眼嘆息。天天都睡同一張床,又培養出共同生活的默契,何篤行的姐姐屢次調侃,畢竟玩不膩嘛。兩個男人的家庭頻頻遭受異樣眼光,或許社會上習慣愈設一個家庭的組成是以成年人的感情為核心發展,忽略了這個家庭真正構成的核心是小孩。

淇淇跟繆繆是這家庭得以構成的理由,情同姐妹也是真正的姊妹,兩個小朋友的個性都極其鮮明,沉靜穩定的淇淇與爆彈般的繆繆。兩人在衣著、書包、言語與待人上都呈現出淇淇不同於人的低調與繆繆自然天生的高調,前期小朋友的性格表現推動著大人們的故事,卻沒想到大人們的故事轉成後期小朋友性格內心的秘密。高調的世界中只能有我為中心的存在;低調的宇宙裡可以不要有我嗎?後半段繆繆抗拒著家庭即將分散的現實,怎麼事情都不能順著我的意思,而且還在我生日這天!淇淇無意間傷到繆繆,雖然內心已經克服了一些恐懼,但要真正跨過障礙還很遠。

淇淇跟繆繆是這家庭得以構成的理由,因此他們也是這個家得以離散的原因。

淇淇這個角色刻劃的很讓人心疼,過於歸咎自己的小孩連撒嬌都不明顯,說出自己的願望也需要練習。這一切來自於小時候裴承飛與蘇馥純的矛盾,而作者在大人和解後才開始講述淇淇內心那個沒有自己的世界,讓蘇馥純不會成為讀者心中惡劣不負責的母親。

蘇馥純的人生懼怕複製上一代面臨的悲劇,卻遺漏自己為了避免上一代的問題而不自覺地走入某個框架中,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成為父母,也不是每個人都須要成為父母,蘇馥純遇上了他自己沒想過的問題,她懼怕自己是不是一個沒有母愛的人,不是不在意小孩,卻無意間發現自己帶給小孩的危害更多於保護,所以選擇離開。裴承飛在知道事實後,自責著這些事情發生時他都在身邊卻沒有發現,每個大人都在處理自己問題時像個小孩一樣無助、徬徨。我其實蠻喜歡蘇馥純這個角色,她釐清問題後會好好選擇解決方式,在能力與資源有限時,解決方式可能不漂亮,但她懂得時時審視,能直接看穿人與問題的本質。

蘇馥純是這個拼裝家庭的隱形接點,四個人都因為蘇馥純而聚在一起,閱讀小說時一直期待蘇馥純的出現,等到真的出現時卻沒有高昂的情緒,而是暢快舒適,如同林蔭裡迎來陣陣涼風。

小說結束後還有一個以淇淇為主角的番外篇,裡面意外展現淇淇呆萌的一面,以長大後的小朋友為主角,非常值得一看。

最後修改日期: 2021-04-20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