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封面就把我隱藏沒說的主題揭露出來。

朋友說薛西斯是一位很認真的作者,同時推薦了這一本島田莊司獎的作品,從書名中完全看不出這到底是啥內容,但朋友的品味不差,我便毫無猶豫地下訂。看完後非常開心,覺的對謎的渴望有被滿足,雖然事後才知道朋友根本還沒看這本。

『HA』跟作者另一部作品『魔女的槍尖』是同企劃的產物,一個作品是謎另一個作品是解答背後的故事,推薦閱讀順序是『魔女的槍尖』先,再看『HA』,不過問世順序相反,所以我的閱讀順序也逆著,但並不影響兩作的閱讀樂趣。

『HA』主要在howdunit,故事中的犯人早就 發出犯行預告,而所有人都知道犯人是誰,甚至犯行還有時間限制,剩下的就是手法。純粹的手法交鋒能看見作者腦中邏輯,這本也有足夠的線索可以一起推理。

犯行本身以外,整個世界觀的存在我認為是作者想討論的事物。可惜最後的犯行那邊節奏太快,趕火車一般的交代謎題與解答,後來才知道島田莊司獎的出版品是不給作者修改,或許這邊反映了作者投稿死線將近的趕稿狂奔。

最終,『HA』在心中留下了一股歷經千萬後的餘韻。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12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