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布達比飛往柏林的班機不是阿提哈德,而是聯合夥伴柏林航空的飛機,相較之下阿提哈德的設備與色彩選配都較有豪華感,紫金相接的點綴所營造出來的奢華感,如同引領紫金王朝的Kobe Brant一樣奪目。

   而柏林航空則是海水深藍與鋁質輕灰,搭配早晨的日光,整架飛機清爽而快捷,最厲害的則是VOD系統如同平板一般,觸控的靈敏度與色彩皆為上屬,且具有一般耳機與USB的插孔徹底俘虜了我的心。暫時忽略口感與味道皆屬中等的餐食,在飛機上慢慢地欣賞高年級實習生與複習與冰島部分相關的白日夢冒險王,然後在高空看到了歐洲大陸。

USB孔讓人得以將手機充飽,耳機孔也能讓人使用自己習慣的裝備。

   飛機上沒有發任何一張入境申請卡,過於習慣日本的出入境加上除了預定行程與住宿交通之類的查詢半點功課都沒做,當下我並不清楚進入歐盟國家到底需不需要填寫任何申請卡。

   飛機著陸後,沒有看到空橋,而是巴士接送,一批一批的人群來到移民官面前,Tegel機場毫不遮掩的金屬風與德國人率直的語調,我開始感覺有點緊張。移民官是個金髮大姊,問了我的目的、行程、預定停留天數、下一個目的國家,仔細查看了我提供的資料後,再問是否初次來到德國,聽到我壓抑不住興奮的回答後,她帶著微笑放行。

冬日的柏林,跟想像中帶點陰鬱的德國正好吻合。

   出了移民關後,便直接看到行李輸送轉盤,一路等待等待等待,我的行李始終沒出現,身旁所有人們都找到他們的行李離去,心中默默浮現2013年與友人前往沖繩時到行李轉盤都停歇卻依然見不著她的行李,不安的感受尚未具體出現前,綠色的龐大提袋從簾子後方緩緩出現。

   下午一點半,整理好行李,回復成背包客的外觀走出機場,印入眼前的德國第一印象是冬日的暖陽在排列整齊的枯樹端頂描繪著雲影,個位數的氣溫從頸間傳達,好像走入了電影中交付哲學或人生來表現的場景。

通關前的商店,因為非管制區所以並非免稅店。

   Tegel機場是柏林近郊的次要機場,不具有大機場的豪氣與壯闊,之後我才知道,通關後就只剩下候機室與自動販賣機,所有的商店都在通關前,所以沒有免稅品可言。

   略為瀏覽過機場商店後,便前往站牌尋找售票機。有鑑於德國地鐵的自由與嚴謹種種傳聞,最甚者是其錯綜複雜的敗戰心得,初次交手便戰戰兢兢,不過曾在日本利用青春十八與鐵道時刻表征戰各方,雖然謹慎卻也不甚害怕,完全遺忘我不怕迷路只是因為不怕搭錯車而已。

   搭錯車是所有旅行的第一步。

邁向冰島系列文章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09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