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輝煌是對阿布達比的刻板印象。

排了一個半小時後,終於看到親切的日本地勤,遞交護照後卻看見地勤微微皺眉,難不成我機票根本沒買到還是在日本被通緝?她甚麼都沒說繼續動作,看著我的東方臉孔直接選擇用日文進行溝通,將背包託運後與確認轉機後,她才跟我表明我的姓名搞反了,去程能夠開票給我沒問題,但是回程時記得跟德國櫃台地勤再度確認,不然姓名訂反有可能無法上機。聽完這段,我馬上脫口而出又訂錯啦!

是的,台灣往日本的香草來回姓名都反了,日本經阿布達比轉機往柏林的機票也是反了,哥本哈根往冰島與冰島往倫敦的姓名也犯了一樣的錯誤,只有倫敦往柏林的機票是這九段航程中唯一一段姓名正確無誤的,萬幸那段沒有訂錯,因為倫敦轉機只有四個半小時,而我還要花一個半小時在兩個機場間移動,完全不敢想像如果訂錯哪還有餘裕的時間與金錢去處理這件鳥事。

炸雞、炒麵麵包、牛奶,每次到日本的定番。

拿到登機證後,在入關之前捉緊機會跑去Lowson,實踐每次抵達日本都要吃超商炸雞,順便買了幾包泡麵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入關瀏覽十年未見的成田機場第一航廈,眼睛看著各種精品,腦子一邊思考到底去年八月在訂機票時到底犯了多少錯誤。

其一,冰島飛回歐洲本土的日期訂錯,原本計畫15日飛柏林,16日就可飛回日本,結果柏林回日本的日期訂成15日,而冰島飛柏林一周僅兩天,只好改經由倫敦飛柏林;其二,接續其一的狀況,倫敦轉機的機場並不是同一個,兩個的距離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強迫進出英國,也才發現英國交通一點都不便宜,卻意外造成早午晚三餐都在不同國家享用;其三,臨搭機前才發現的姓名訂反,唯一得到保證沒有問題的只有香草航空,我就只能一路擔心會否被拒上機,直到在搭上返回日本的班機為止。

腦子一路擔憂著這些無解的疑惑,網路上查到的消息也只是人生百態,百人百樣命,沒有一個既定的答案,那也就只好不再去想,好好期待傳聞不差的阿提哈德航空。

二四二雙走道的飛機已許久未見,找到座位後赫然發現過夜配備比我想像的完善,畢竟是第一次飛長途,種種見聞對我來說都是劉姥姥進大觀園。整頓好座位,翻看著機上所能看到一切冊子,飛機開始移動,準備起飛,八人一排的座位除了靠窗的我與另一個靠窗的座位坐著神似Ben Wishaw的乘客外完全無人。

等飛機平穩後,一個日本男子熟門熟路地換上棉褲,將四人一排的座位整併成一張床,輕鬆斜倚著,一邊吃著爆米花一邊看著機上電影。其他性格較為羞澀的乘客等到燈熄滅後,才緩緩地將隔壁無人的座位蠶食成自己的領域。

疑似築前煮與鯖魚,意外地還有壽司的日式飛機餐。

當時情緒興奮而高漲,機上廣播著英語、日語、阿拉伯語,中文開始不再出現在身旁。飛機飛越過中國上方時,我正吃著日式料理的飛機餐,沒選中東伙食感覺有點可惜,但菜單上的中東料理實在普通無甚特色。看了幾部機上電影,喝了幾杯飲料後,便稍作盥洗,準備好好入睡調整時差。

整段航程睡睡醒醒,一次睡眠都不滿一個半小時,但並不疲累。在飛機上佔據一個角落,於黑暗中靜靜地待著,意外地有著安全感。很快地,在飛機上迎來日出,吃過一次早餐後,便即將抵達阿布達比。題外話,日式早餐在我前一排就發完,沒有搶到。

阿布達比機場的設置很有趣,飛機前往的地區不同,而候機的人口組成也截然不同。按照指示前往轉機的檢查關,一路上假Ben Wishaw一直走在我前方,直到通關後他轉往不知道天涯的何方。

轉機檢查並不需要把電子設備從登機行李中取出,檢查人員大而化之的態度不知是否全然相信轉機旅客使然。過了檢查關後來到知名的藍色圓頂,二樓滿滿的躺椅與充電插座,圓環道上式各樣的商店,裝飾著當時熱門的星際大戰,輻輳放射的通道前往著各個候機室;一樓則是高檔精品店,珠寶、黃金、名牌服飾的高傲氣場過於強烈,讓我只能往電子商品邁進。

一樓是滿滿的精品店。

四個小時的轉機時間有些漫長,雖然不像土耳其機場一樣苦於免費網路訊號問題,但手機從台灣出發後僅在日本短暫充過一小時的電,這時必然在插座下錨停泊,拿出在台灣購入的轉換插頭,當時還抓了在紐西蘭生活的朋友一起確認,卻依然被圓形頭給狠狠教訓了一番。雖然插孔形狀吻合,但插座還有個圓形凹槽,轉換插頭並沒有將之做出來,於是無法使用。萬幸出國前跟人借了從新加坡帶回來 的網路分享器,裏頭附的插頭正是與歐規,便開心愉悅地在白光燦爛的插孔旁停靠。

邊充電邊探望著周遭,金碧輝煌的建築鑲著高貴的金黃與天頂的藍,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照耀著來不及停留數日的阿布達比。

當初規畫行程時曾考慮是否要在阿布達比停留數日,這個國家在給我最鮮明的印象就是驚險大挑戰節目中造訪過的謝赫札耶德大清真寺(Sheikh Zayed),外觀上以無盡的潔白佐以透亮的天光,其中金光閃爍的是價值不斐的黃金裝飾,由裡到外處處透著身為造價最高的氣質,有錢人的炫富是在生活吐息的一切舉止中嗅不到一絲凡庸。阿拉伯世界不可建造超越聖地麥加的清真寺,後起之輩的清真寺也就在其他地方挖盡心思出奇制勝,更別說謝赫札耶德還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首任國父。

此外還有中東世界炎熱的氣候、稍遠一些的杜拜哈里發塔、對我來說聊勝於無的法拉利樂園,異於台灣的一切都是值得嘗試體驗的,更別說在查詢資料時赫然發現加菲貓喜愛威嚇某隻小貓要將她送到阿布達比,說那邊處處都是愛貓人士,那邊會是貓的天堂。

最終中止計畫的原因來自於簽證。富有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籍的航空公司數年來皆有買機票送簽證的優惠,每一年度都會重新公告,簽證的申請需在出發前一個月方能開始遞件,前一年夏季購票的當下無法知悉明年是否會延續該活動,而簽證若申請未過還要變更行程與機票,種種未知因素讓人難以下定決心,最後還是橫著心定下德國與丹麥住宿,捨棄了阿布達比的炎熱與清晰。

邁向冰島系列文章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09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