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放比例尺,不過大約就是一個拳頭大的豬腳,學妹事後表示她都是跟友人對分,並且對於我一個人吃感到震驚。

SuperDry是充滿了錯誤日文的英國品牌。雖然在台灣昂貴地異常而大家卻又人人搶著緊緊相擁,可是他防風防水快乾的特性讓我早就打定主意要在這牌找一件去冰島禦寒的衣物,只可惜台灣看上的款式價錢卻毫不親切地破一萬五,只好直接到歐洲本土賭賭運氣。

在店裡晃了幾圈,一位店員異常親切地問候,在德國鮮少在服務業遇到這樣的店員,她得知我在找需要在冰島禦寒的外套後便直接推薦了幾款滑雪衣,最貴的價錢也不過九千台幣。

她發現我購物習慣長考後便說可以幫我預留,如果決定要買再過來,如果放棄也無須告知沒關係,你下周一還會在柏林吧?我略為震驚,不問明天(周日)能不能來,難不成德國假日不開店嗎?對。她說,我也同時想起來德文課時,老師提及沒有提早準備的話,假日可是遍尋不著店家的。週日下午就要前往漢堡,於是我也只好當場決定買下,沒有任何思考的空間。結帳後,親切亮麗的店員露出體諒我的笑容送我離開店門。

朋友進去後講述了內部,讓我極為後悔沒預留時間進去。

轉回菩提樹大道,趕往博物館島。路上被充滿腔調的英文攔住,不知是哪裡的慈善團體拿著捐錢幫助聽障人士的冊子找我募款。礙於提著一個SuperDry大袋子不方便裝窮,要裝聽不懂又一不留神與他們有了對話,那麼隨便輕輕零錢打發打發。誰知道他們竟然有低消限制,軟性強制要求我捐贈十歐以上,我零錢與鈔票分開放,打開零錢包時真的只有三歐零錢,沒讓他們發現其餘的存在。

想邊移動邊脫困,其他人又補位上來似有若無的擋住我的去路,其中一個女生緩緩從右後方碰上了我的外套,當下警覺度從99飆升到那由他(多到沒有數目可以計算),硬狠狠地說聲抱歉大步往前走,最後那個男生才保持一貫感謝笑容地讓我離開。至今我依然不確定這到底是不是詐騙集團,但在我心中早已判定成非法組織。

脫離博物館島時的景色,後來才知道博物館島極為精彩,應該多留些時間進去看看。

  有一點點驚嚇與冒險的驚喜後,路過了洪堡大學,打卡式地拍照參觀,就踏上了博物館島。雖然這裡是個極為精彩的地方,但一路上沿著大道找尋河中的島洲時竟一不小心走過這座島,本以為會有明顯的橋樑與河岸,才發現道路建築地整飭時,離了岸過了河都不自知,頗有日本小豆島那驚人的狹小海峽之感。走到大門口一看,才發現硬生生錯過了入場時間五分鐘,明天中午就要離開,只好讓這座博物館島成為一個遺憾,下次來德國時再說吧。

在Saturn裡面看到一個不錯的鈔票夾,最終沒有購入,這是最深的遺憾。

在夕陽瀕危的光線中照下電視塔與教堂,終於走完了菩提樹大道,抵達Alexander Platz。遼闊廣場的四周有著巨大的方型盒子,盒子邊緣掛著電影廣告與眾多品牌行銷,旁邊晶瑩透明的盒子則是呈現3C賣場Saturn的科技未來感。

廣場中央頂著原子模型般有著日月星辰繞行的則是世界鐘(World Clock),中層三百六十度輪轉呈現世界二十四時區的作息,下層的原柱則讓大家在德國時間裡等待彼此。龐大商場的入口有個一人樂團(One-man band)演奏著我聽不出的曲目,進去裡面閒晃一圈,只看到星際大戰的黑武士搭著手扶梯逛街,其他則沒甚麼特殊的,連要幫人代買的Rimowa行李箱都沒看到指定款。

躲雨極為方便的世界鐘,每當在歐洲遇雨時,我都不知道要不要開傘,後來也漸漸學會戴上連帽繼續前行。

七點了,晚餐預定吃鴨子推薦的德國豬腳,但沒有網路就不知道地址資訊,匆匆趕回只有兩站的Berlin PLUS,充電、查詢資料,然後驚覺遺忘今晚應該要去看戲劇的行程,時間已經來不及買票看劇了,也只能直接前往餐廳用餐。

位於河岸旁的餐廳Brauhaus Geoegraeug在Trip Advisor中評價不錯。根據鴨子的資訊,這一代是老伯林區,具有不一樣的歷史感。不一樣的歷史感在夜晚八點後等同於路上無燈無人的膽顫心驚,雨後濡濕的歷史在月色嫵弄下連安全都顯得曖昧,寂靜放大了靴底步過道路的聲音,每一個從後方傳來的立體聲都撩動一次我的不安。

腳步聲迴盪在巷中,每一次的光影晃動都會讓人警覺報漲。

根據離線地圖表示,穿過跨河橋下空間就抵達餐廳,但步下階梯後的寒風吹得連月影都讓人想逃。來到了餐廳,先在外面探看菜單價位,沒怎麼搞懂,乾脆直接進去問人吧。一如慣例,尚不習慣德式文化時總是感受不到規則與親切,連服務生有服務區域這點都遺忘,常常看到別的服務生就攔人下來詢問,對方也只能板著一張臉替我呼喚負責該區域的服務生。沿著菜單一路看下來,看到一個水煮豬腳(Eisbein)的優惠搭配,一份德式水煮豬腳加上馬鈴薯、酸菜,配以德國啤酒與Kolh各一杯,完美!這一切就是我想嘗試的德國味蕾刺激。

開心到模糊的兩杯酒,搭上諾大的豬腳套餐價大約11歐左右。

坐在小吧台旁等待上餐,兩杯先上的酒更放大了我的期待,但餐點正式上桌後,期待直接脹破氣球變成恐懼。雖然特殊口味的德式酸菜在TAR裡面擊敗了許多人,醃漬的酸鹹淋上蜂蜜芥末,其實口味十分符合我的喜好,而歐洲常見的水煮馬鈴薯搭配提味妝點的香料,軟熱適度十分容易入口,主菜豬腳不像台式這般的油膩,皮質軟嫩充滿彈性卻不難切,刀叉輕輕鬆鬆將之大卸八塊,肉質不帶血腥味,一口一口理應都是天堂。

只是當你握起拳頭,發現豬腳是拳頭的兩倍,馬鈴薯是一整顆的份量而酸菜視覺上也占據了三分一盤,縱使十分飢餓也無力解決這一整盤的份量,流浪在外從不浪費食物的我極其少見地留下不少殘餘食物。結帳時服務生看出我明顯沒有在歐洲用餐的經驗,主動跟我提及小費並不涵蓋在帳單中,詢問得知一般小費給付情況後,開心地多給了一些。

回到Berlin PLUS,收拾整理行李,明天中午過後就要坐車前往漢堡,柏林最後一夜就到酒吧喝一杯吧。

邁向冰島系列文章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09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