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布蘭登堡門乍看之下除了眾多觀光客與極其高挑外,就是直覺感受到歷史與古典交融的建築語言。

路繼續走下去就來到德國國會與布蘭登堡門。

慶祝普魯士七年戰爭獲勝後,象徵和平的希臘女神Eirene引領著四馬戰車降臨於斯,精神象徵的銅像又被拿破崙移至法國卻在滑鐵輪戰役後成功奪回,經過蘇聯摧毀銅像後,最終與德國一般得以重新修復。

不僅銅像的命運如此曲折,布蘭登堡門也見證了極多自由相關的歷史,拿破崙、納粹遊行、希特勒演說、冷戰無人區、甘迺迪與雷根來訪、柏林圍牆與其倒下後的慶祝活動,自由就在戰爭中發芽生長,突破壓負其上的石塊水泥抑或重重殺伐,在某一天燦爛結果。

看著布蘭登堡門前接猶太人屠殺紀念碑、新國會大廈,女神背後則是沿著菩提樹大道形成的區域,曾經是普魯士皇城區,一路會經過洪堡大學、歌劇院、博物館島、柏林大教堂、電視塔,最終來到龐大的購物熱點Alexander Platz。

那些繁華熱鬧都曾經是在女神背後遭柏林圍牆阻隔的異界,在女神面前你盼不到她背後的人群。在雨中與歷史建築合照完後,我心中暗暗祈禱,布蘭登堡門歷史見證到此就好,千萬不要再有甚麼悲慘戰爭添加進她的歷史見證清單。

德國國會大廈

進入菩提樹大道前,先繞去新國會大廈探探,朋友們都建議務必進去參觀,但有著機場安檢等級的新國會大廈可不是輕鬆簡單隨意就可以進入,必須先上網申請,若沒有超過人數的話好像還有機會當天線上申請,出國後才想起這件,所以鐵著性子說服自己這裡不需要這次來,就像日本的眾多景點一樣,這是下次來的理由,於是帶著一絲尚未察覺的遺憾,在廣大的廣場上留下了孤單不甘的身影。順便又幫一群歐美女孩用巨大平板拍了一張團體照,此後一路至冰島互相協助拍照就像交易一樣,透過快速談判取得自身最大利益。

初次聽聞菩提樹大道時,心中充滿了眾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大概等同於京都哲學之道的期盼,然後放大千倍。雖然知道菩提樹與椴樹的翻譯差異可能是個誤會,但林蔭與智慧的交融依然是個神祕的花園誘人進入。花俏的觀光客與拿著協助聽障人士潦草招牌的小孩子四處募款,不同風格的曲調在施工中的工地避雨穿梭。關於後者,我始終認為他們疑似詐騙集團。

洪堡大學

時間大約下午三點半,剩下來的一堆景點無論如何都無法一次走完,鴨子給的行軍般的行程實在考驗著體能與耐力,但事後與鴨子提及此事,她驚訝地表示沒想到真的完全走完耶,這並不是要一次走完的行程。面對長達一公里半的菩提樹大道,我只能走馬看花邊設想曾經存在的共和國王宮與其間流連的人們,如何從十六世紀騎著馬踏過塵土飛揚來到在濕滑石板上趕路的現代。

經過一個路口,察覺左側過度熱鬧的氛圍,繞過去才驚覺這裡就是柏林車站轉車時常常經過的Friedrichstrasser,眾多品牌在石灰色的建築中精緻著展演,偌大的SuperDry招牌立在街頭難以忽略,這就是我到歐洲尋找的品牌之一。

博物館島

邁向冰島系列文章



最後修改日期: 2019-07-23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