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邊弦月的客運站

駛入道路濕潤的市區,在弦月形狀屋頂的客運站下車,其他乘客繼續前往北方。客運站的對面就是漢堡的住宿,Generator Hostel。沿著一樓餐廳的玻璃牆走兩圈,終於發現他的門口在十字路的轉角,用力推門卻推不開,對著刷卡機納悶時門口的警衛立即幫我開門,才知道這家超便宜Hostel居然有著嚴厲的出入管制,連進入一樓大門都要刷卡方能進入。櫃檯辦理入住手續時我壓根沒留心櫃台人員的說明,只想著趕快去市區晃晃找食物吃,所以每一扇要刷卡的門禁管理都等到推不開門後才驚覺。

讀著請大家小心鐵蓋的同時,我就被砸到頭了。

房間的窗戶對著漢堡車站,人潮眾多卻稱不上繁華感的忙碌在雨中與昏黃之中稍稍增添了一絲無奈。床鋪下有著足以棄屍的鐵箱,完美地鎖入我背包的全部,床頭除了插座外更貼心地附有USB插孔,這幾次的旅行意外發現直接附USB插孔不是那麼常見,唯一的缺憾就是乾濕分離的衛浴比我見過所有的日本衛浴還小。

看著沒有停歇的細雨,換上新買的雪衣,當作進入冰島前的風雨壓力測試。將卡片與細碎物品塞入雪衣的口袋就走上街頭,左近是漢堡的歷史博物館,另一側的漢堡中央車站則一直有年輕人站著喝酒閒聊,話語和視線停留在每一個過客身上,心中安全的警鐘鈴聲大作,於是匆匆路過就像其他人一樣。

車站中央有諾大的月台區吞吐著城市與城市、國家與國家間的往來,兩側開著許多餐廳與酒吧,不像柏林車站般乾淨與高級,漢堡車站就像青少年一樣單純與複雜輪番上陣。越過青少年般的混亂轉到成熟雅痞的舊城區,整齊的優雅與中低單價的服飾品牌一路成長,淋雨沿著櫥窗前灑落微笑與憂鬱臉龐倒影向前,燈光投射在我身上,從裡到外。更往前經過了Thalia劇院,突然感受到一陣捲地襲來的寒意,右轉走出小巷,我看到一串綴連的燈光飾品坐落在阿爾斯特胡,這裡是漢堡著名的湖區。

阿爾斯特湖生長在易北河上,再往前就是出海口,海洋對著北海與世界,所以漢堡有著港口都市著名的魚市場和工廠與倉庫。湖區周遭有著遇水則發的邏輯,在在都散發出我很有錢窮人莫近的氣息,道路寬敞不說,除招搖的中國銀行外,許多名店默默的在牆角發光誘捕口袋如海一樣深的族群,在我們不可望也不可及的地方他們不睬理我們地生存。面湖的健身房對岸,據說是諜報員007取景拍攝過的高級飯店,那與樹一併生長的姿態自然又高貴。

夜間手機拍攝效果不佳,照片與實景相差極大。

就這麼走過了湖的三面,卻也花了近一小時慢慢地與湖區對話,畢竟這龐大的湖區有著三個車站,如斯的距離與不知會不會再訪的愁緒讓我陷入自言自語的瘋狂。最後,回到橫跨湖面的橋上凝視,趕著在飢餓再訪前回到車站覓食。

回車站的路上沒甚麼路人,身為一個男孩最有利的就是走在路上比女孩稍稍安全一些,仗著這點小小的優勢我總是任意亂闖小巷街弄,在那裏尋找的當地語言形式外的對談,沒人的漢堡街道比人潮眾多的漢堡車站更加安全。

在亞洲食物與德國香腸之間猶豫許久。

回到漢堡車站,尋覓了四五圈後終於選定餐點,吃飽後就在住宿處思考要不要去繩索街尋找The Amazing Race曾經去過的披頭四塑像與酒吧,但繩索街同時也是知名的紅燈區,毫不客氣地將情慾標上價目做生意,這大概也是港口所具有的特色之一吧。

晚上九點,進入紅燈區過早,卻又沒其他事可做,思慮過後決定放棄,畢竟深夜步行前往不熟悉的紅燈區過於魯莽,隔天白日場勘過後晚上再訪。

邁向冰島系列文章

最後修改日期: 2019-10-09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